寄生虫与医学昆虫学报
主办单位:军事医学科学院
国际刊号:1005-0507
国内刊号:11-3158/R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27548 人次
 
    本刊论文
弓形虫病与精神分裂症研究进展

  [摘要] 弓形虫感染与精神分裂症之间的证据越来越多,但多是基于血清学检测、影像学观察、临床特征及理论假说,且没有一致的结论,本文对近些年弓形虫感染与精神分裂症的研究进展作一介绍。


  [关键词] 弓形虫感染;精神分裂症;发病因素


  [中图分类号] R74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7210(2011)04(a)-013-02


  精神分裂症病因未明,有些学者认为本病是一种慢性感染中毒性精神病,并提出感染中毒学说。有研究[1]支持母孕期感染弓形虫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早在1958年Buentello就提出弓形虫感染可能与精神分裂症有关,近年来得到不少研究者的支持[1-2]。王惠玲等[2]指出弓形虫感染的精神分裂症具有异常的临床症状,但弓形虫感染与精神分裂症之间的关系尚未澄清,笔者对此作一综述。


  1 弓形虫抗体阳性精神分裂症的临床特征


  Amadja等[3]发现1例由弓形虫脓肿病灶导致的精神自我活化缺失和强迫观念和行为。其两侧大脑和基底节可见弓形虫病灶,经抗弓形虫治疗后,精神症状仍然复发,而且表现出与初发时一样的行为改变,认为精神和行为的症状改变是由弓形虫病导致的。有的研究认为隐性弓形虫感染可能导致个体个性改变。有的认为弓形虫感染者探索新奇事物的能力受损,也有研究认为弓形虫抗体阳性者的认知功能受到更大的损害。他们认为弓形虫感染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发病原因之一,但缺乏弓形虫感染精神分裂症的临床症状的特征研究。王惠玲等[2]指出弓形虫抗体阳性精神分裂症在PANSS一般精神病理量表分和总分上均无显著性差异,但弓形虫抗体阳性感染精神分裂症患者在PANSS阳性分量表分和兴奋、夸大、敌对性、刻板思维、紧张、装相和作态、不寻常的思维内容、注意障碍、意志障碍、冲动控制缺乏等条目上的得分高于阴性组患者。Logistil回归分析显示兴奋、敌对性、刻板思维、不寻常思维内容、注意障碍等5个条目与弓形虫IgG抗体阳性有关。认为弓形虫感染可能与精神分裂症的部分临床症状有关,有弓形虫感染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倾向于兴奋紊乱,荒谬和认知症状。


  2 弓形虫病与精神分裂症脑影像学观察


  弓形虫病脑的影像学研究不多,国内学者认为,皮质多发片状肉芽肿,基底节有条挛状或点状钙化或脑室周围为主的双侧脑部对称性钙化影及脑积水可作为弓形虫病脑CT特征。弓形虫脑病脑内钙化,出现率最高,CT对此的准确性超过了MRI,因此认为CT是诊断弓形虫病的主要影像学检查手段。有研究显示,先天性弓形虫感染可以导致侧脑室附近的神经组织坏死,侧脑室扩大或脑积水;而影像学研究或死后脑组织病理学研究也显示,精神分裂症存在侧脑室扩大,因而认为先天性弓形虫感染所引起的脑部损害与精神分裂症的病理学改变之间存在某种相似性和联系。


  精神分裂症被认为是神经发育的疾病,伴有全脑和特定区域的体积减少(尤其是海马体积)。Tkachev等[4]报道了精神分裂症有少突胶质细胞和骨髓鞘形成基因的下调。但Tkachev等也发现,白质异常不是精神分裂症患者所特有的,在未患病的亲属中尽管轻得多,但也的确存在,并且认知功能损害也存在于患者父母身上。因此,这些异常可能反映了易患性。


  近年来,关于精神分裂症大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灰质。研究认为前额叶功能失调构成精神分裂症的原发病理和临床表现的基础。额叶灰质体积变化是精神分裂症所特有的,且和药物治疗没有关系,尤其是前扣带回皮质和左侧前额叶背外侧皮质体积变化显著,额叶的病理改变可能是严重于其他脑叶。但也有不一致的研究,有学者认为在疾病早期大脑结构异常即使存在也不明显,大脑结构变化是进展性的或是药物作用的结果,在后期才逐渐明显并可被观察到。认为灰质变化是动态的,呈进行性的萎缩,和时间高度相关。这与后文提到弓形虫感染是母孕期的危险因素及神经发育学说相吻合。


  3 精神分裂症患者弓形虫感染的血清学检查


  目前,弓形虫感染精神分裂症的血清学检查主要集中在血清免疫学方法检测弓形虫抗体,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患者不一定能检测出抗体,而出现假阴性。此时应考虑做组织活检标本和动物感染的方法,直接查找病原体。


  国内外学者大都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弓形虫感染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大多数免疫指标显示IgG阳性,提示精神分裂症患者弓形虫感染多为慢性期,与精神分裂症的慢性病程一样。血清抗体检测显示弓形虫出现抗体阳性精神分裂症的父母感染率明显增高,尤与母亲增高一致,提示可能存在母孕期垂直传播。精神分裂症患者感染弓形虫的血液流变学研究不多,仅罗明强等[5]报道弓形虫抗体阳性精神分裂症组的全血黏度(高和低切),低切还原黏度,红细胞阳性指数,聚集指数和纤维蛋白原均显著高于阴性组,而脑血流量则显著低于阴性组。提示阳性组血液呈高黏状态,脑血流量显著减少。这些改变是否与弓形虫感染有直接的联系,或者说弓形虫感染是否导致上述改变从而导致精神障碍,有待进一步研究证实。


  4 弓形虫感染精神分裂症的理论假说


  已知刚地弓形虫具有侵入几乎所有有核细胞及在其内增殖的能力。但弓形虫感染是否引起精神障碍及弓形虫如何引起精神分裂症,尚无明确的结论。


  神经影像学和神经病理学的发展提示精神分裂症的神经发育有异常起源。孕期弓形虫感染导致精神分裂症发病率增加[3]。近半个世纪的研究显示,孕期弓形虫感染可经胎盘垂直传播给婴儿,严重影响胚胎及胎儿的生长发育。严重者可导致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黎春玲[6]指出新生儿先天性弓形虫病的脑CT部分表现为双侧额、顶部脑白质密度减低。一般认为,弓形虫感染对大脑的影响在脑发育的各个阶段都有表现,不论这种结构的细微变化是否可以被发现。这与前文提到大脑皮层的动态变化是一致,符合神经发育学说。


  Stibbs[7]发现慢性弓形虫感染的小鼠其脑内多巴胺水平比对照组高14%,认为这可能是弓形虫引起啮齿类动物和人行为或运动异常的神经生化机制,这与精神分裂症多巴胺功能亢进学说相吻合。Torrey等[8]研究认为慢性弓形虫感染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有明显的认知功能损害。王惠玲等[9]认为这种认知功能障碍可能反映了弓形虫感染对脑结构或功能的影响。Schwarcz等[10]研究认为弓形虫和精神分裂症通过犬尿氨酸(Kynurenine acid)来源的星形胶质细胞联系。在慢性阶段,弓形虫能长期潜伏在中枢神经系统,伴发弓形虫感染中枢神经系统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神经胶质细胞的显著活动,特别是星形胶质细胞。认为星形胶质细胞活动可能是导致精神分裂症发生的原因。犬尿氨酸能改变认知,通过抑制去甲天门冬酰胺(N-methyl-D-aspartate, NMDA)和烟碱乙酰胆碱α7受体(α7 nicotinicacetylcholine)发挥作用。大脑犬尿氨酰的减少可能间接通过NMDA和α7nAch受体提高精神分裂症的递质传递。


  Carruthers等[11]研究指出,弓形虫感染后的宿主免疫反应和弓形虫侵害免疫系统的平衡决定了弓形虫感染的结果。寄生虫(包括弓形虫)和宿主之间特殊的结合能够影响精神障碍和大脑生理功能。这符合精神分裂症多病因定义及慢性病程的特点。


  5 其他


  Torrey等[1]做的一个meta分析认为,把弓形虫感染作为精神分裂症的病因似乎是合理的。①精神分裂症有遗传基因,单卵一致性为35%~50%,基因也影响动物对弓形虫的易感性,在猫的个体,弓形虫显示连续5代经胎盘传递的伪基因模式。②精神分裂症有异常神经递质,动物研究显示弓形虫影响5-羟色胺和多巴胺;③精神分裂症被认为是神经发育疾病,已知母孕期感染弓形虫,可潜伏多年,直到活化致病;④精神分裂症模型与动物感染弓形虫的行为表现一致。还有一些抗精神病药物能抑制弓形虫细胞活性。精神分裂症大多在冬季和春季出生,弓形虫病也多发生在冬季和春季。尽管如此,弓形虫感染作为精神分裂症的病因仍然存在一些问题。①目前研究都是基于血清学检测,没有直接检查血液中的弓形虫或DNA;②有些地方弓形虫血清等阳性率很高,但并没有发现精神分裂症很普遍。③大多数精神分裂症并没有检测到弓形虫抗体。这可能与检测方法不灵敏及疾病的异质性有关。


  6 结语


  综上所述,正如Torrey等[1]所指出的那样,弓形虫感染作为精神分裂症的病因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弓形虫感染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发病因素。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假如能证实弓形虫感染是精神分裂症的病因之一,他将开启用疫苗最大可能地预防精神分裂症的新方法。


  [参考文献]


  www.17net.net论文发表


  [1]Torrey EF, Bartko JJ, Lun ZR, et al. Antibodies to Toxoplasma gondii in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 a meta analysis [J]. Schizophr Bull,2007,33(37):729-736.


  [2]王惠玲,王高华,李秋英,等。弓形虫抗体阳性与阴性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临床症状比较及相关分析[J].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2008,29(1):106-108.


  [3] Amadja D, Cabre P, Pratc, et al. Loss of psychic auto, activation obsessive-compulsive behavior by toxoplasmic abscess of the basal ganglia [J]. Rev Neurol,1995,151(4):271-273.


  [4]Tkachev D, Mimmack ML, Ryan MM, et al. Oligodendrocyte dysfunction in schizophrenia and bipolar disorder [J]. Lancet,2003,362(9386):798-805.


  [5]罗明强,高镇松,吴妙新,等。弓形虫感染精神分裂症患者临床及血液流变学观察[J].中国热带医学,2006,6(3):410-411.


  [6]黎春玲。新生儿先天性弓形虫病18例临床分析[J].现代医药卫生,2008,24(1):58-59.


  [7]Stibbs HH. Changes in brain concentrations of catecholamines and indoleamines in toxoplasma gondii infected mice[J]. Ann Trop Med Parasitol,1985,79(2):153-157.


  [8]Torrey EF, Yolken RH. Toxoplasma gondii and schizophrenia [J]. Emery lnfect Dis,2003,9(11):1375-1380.


  [9]王惠玲,王高华,李秋英,等。弓形虫隐性感染对精神分裂症患者临床表现的影响[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6,20(1):40-42.


  [10]Schwarcz R, Hunter CA. Toxoplasma gondii an schizophrenia: Linkage throngh Astrocyte-Derived kynurenil Acid Schizophrewia Bulletin,2007,33(3):652-653.


  [11]Carruthers VB, Suzuki Y. Effects of toxoplasma gondii infection on the brain [J]. Schizophrenia Bulletin,2007,33(3):745-751.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寄生虫与医学昆虫学报》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4《寄生虫与医学昆虫学报》编辑部  (权威发表网)   苏ICP备20026650号-8